2019年度銅牌理貨狀元——許根喜(港口的需要就是我的價值)
發布日期: 2020-01-10    來源:LYGTALLY    

(港口的需要就是我的價值)

 

 【事跡展示】

曾經,他和他的父親都干過碼頭的裝卸工;如今,他和他的兒子都從事外輪理貨工作。一家三代人,連續60年圍著港口轉,吃的是港口的飯。父子相承,業務傳遞。在他眼里“港口是大家的舞臺,企業是職工的家園。”

 

他就是場站理貨部西區的理貨員許根喜。他在港區以外的自貿區,海關監管的場站負責裝拆箱理貨作業。東方箱場是他相對固定的工作場所。每周都他都要去兩趟,工作不復雜,就是查驗箱號,但箱量很多,一排排的集裝箱都要過目。每天步行過萬步,每月箱量過萬箱。

 

57歲的許根喜從事港口理貨工作35年。他一個人除了承擔東方箱場理貨業務外,還負責外倉、新為和吉安3個場站的理貨工作,沒有固定的時間、場所,哪里有裝箱理貨任務,他就騎著電瓶車及時趕到,為場站裝箱的數字、質量把好關。一年四季春夏秋冬,不管白天黑夜,他做到了風雨無阻。

 

平凡的崗位、單調的工作,沒有驚天動地的故事;但有的是對企業、對港口的一片赤誠之心。他像一滴水融入大?;骼藵?,推浮著港口這條巨輪遠航。

【事跡展示】

大家好!

我事跡展示的主題是《港口的需要就是我的價值》。

 

場站理貨是我們外理公司拓展市場延伸出的業務。我是在港區以外,西部的自貿區范圍從事理貨工作的。我所在的場站理貨部侯工樓距離我負責理貨任務的東方箱場,路程較遠。面對十多公里的路程,我只能騎著電瓶車來回奔波。

 

進入箱場,排滿了剛剛噴好油漆的新箱,空氣里彌漫著濃郁的甲醛味。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檢查、核對每一個集裝箱的。工作環境雖然艱苦,但我絕不會“偷工減料”少查、漏查一個箱子。盡管我們公司每月只收取查驗箱5千元的包干費,但我清楚開辟市場不容易的。

 

我們場站西部共有9位員工, 這其中60后就占了6位。“三高”等心腦血管毛病不少,員工身體狀況是全公司最差的。每當有員工身體出現不適去看醫生,我常常去頂班。

 

今年春節期間,我負責的新為站沒有裝箱理貨任務。我想正好在家過一個安穩年。哪知道負責其它場站理貨的一位員工生病了。部門安排我去頂幾天班,我答應了。妻子卻埋怨地說:“平時工作到處干,拿的獎金也不多,過年了還要瞎折騰”。 “現在整個港口經營的狀況都有壓力,作為港口的職工,有活干我們才心安!”邊說邊換上工作服,我立即趕到裝箱現場理貨。

 

今年9月,港口迎來了船舶集中進港的高峰期。北翼的贛榆港區木材船理貨人員不夠用。我主動向部門領導申請打增援。其實呀,我的身體也有問題,患有嚴重的糖尿病。

 

“港口經營壓力大,我們職工有活干才心安”。我的行動,來自于我心底的最真切的感受。這就是:港口攬來了貨、掙來了船。我們職工要及時把貨物卸下來、裝上去,保證船舶按計劃開航,才能贏得船東、貨主對港口的信譽。我們職工有活干了、單位才能有收入、我們職工才能保住飯碗呀!

 

贛榆港區的木材船高強度理貨,對我的身體是嚴重的考驗。連續幾天幾夜的吃、住、干在贛榆,我一直堅持著、堅持住……直到木材卸完船,我才回家。

 

艱辛的付出、汗水的流淌、無私的奉獻,詮釋了--什么是“老外理?”什么是“老碼頭?”什么是“老港口?”的精神!我對理貨工作的感悟是:港口的需要就是我的價值

 

【點贊拉分】

(同事 蘇海榮):場站的理貨作業是人跟著集裝箱走。當同事有家中有急事,部門的人員又安排不過來的時候。許根喜師傅便放棄自己的休息日為同事頂班。許師傅是個以大局利益、集體利益為重的人。

 

(場站西部部門長 陳永成):許根喜一肩挑起外倉、新為、吉安、東方箱廠四個貨場的理貨任務,工作干得井井有條。哪里缺人,他服從分配就到那里去理貨。他以集體利益為重,不計較個人的得失。

 

天涯配资